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

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
To fight the unbeatable foe,
To bear with unbearable sorrow,
To run where the brave dare not go.

To right the unrightable wrong,
To love, pure and chaste, from afar,
To try, when your arms are too weary,
To reach the unreachable star!

This is my Quest, to follow that star,
No matter how hopeless, no matter how far,
To fight for the right without question or pause,
To be willing to march into hell for a heavenly cause!
And I know, if I’ll only be true to this glorious quest,
That my heart will lie peaceful and calm when I’m laid to my rest.

And the world will be better for this,
That one man, scorned and covered with scars,
Still strove, with his last ounce of courage,
To reach the unreachable stars!

谨此献给所有梦着不可能的梦的疯子们

Advertisements

关于Man of la Mancha中某段独白翻译的想法

也许作为一个自己也参加活动的人,不应该对别人的翻译说三道四,但有些话还是忍不住想说一下,或者只是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吧。

我所考虑的先是翻译风格,其实这段不是歌词,不是诗歌,尽量自然一点好,最初最后一句,我时翻成“莫过于以为现实中的生活,便是生活应有的模样”,念了一遍之后骤然发现句句押韵,太装了,于是改成了“莫过于以为现实中的生活,就是生活应该有的样子”。虽然某人依然觉得我翻得太文绉绉,但是,这段话是诗人Cervantes变身死疯子Don Quixote的时候说的,所以,我还是译得偏“文”一点了,但个人觉得还算是比较适合念白的,想不到看到的大部分翻译比我的还要文。

顺便说一下现在很多古风翻译歌词什么的,只是看起来很美,大部分都不能细读,而且造就了一种非常矫情的翻译风格,我真的很不喜欢。

另外,这段独白是有上下文的,前面是Cervantes跟牢房里的人谈到疯子与现实生活的问题,然后引出Cervantes说了一段很长的独白:
I have lived nearly fifty years, and I have seen life as it is. Pain, misery, hunger … cruelty beyond belief. I have heard the singing from taverns and the moans from bundles of filth on the streets. I have been a soldier and seen my comrades fall in battle … or die more slowly under the lash in Africa. I have held them in my arms at the final moment, These were men who saw life as it is, yet they died despairing. No glory, no gallant last words … only their eyes filled with confusion, whimpering the question; “Why?” I do not think they asked why they were dying, but why they had lived.

然后Cervantes再说出这一段独白,而且逐渐融到Don Quixote的角色里,所以,如果不放在这个环境里,我很喜欢7h翻的意思与措辞:
如果生活已变得荒谬,那什么叫疯谁说了算?向现实屈服可能是疯了,不再做梦可能是疯了,在稻草堆里找珍珠可能是疯了,活着看太透可能是疯了,而把现状当作生活的本貌,认为就这个样了的想法则是所有之中疯得最最彻底的。

但我感觉是,这种措辞比较适合放在一个与别人争论的环境里面,而不是特别适合作为独白。

另外就是最后一句的意思,前面几句,不同的版本翻得其实都大同小异,基本上都只是修辞上的区别,但最后一句,尤其是to see life as it is。似乎大家的都各有理解,有些可能还有些偏差,在意思上,7h说“把现状当作生活的本貌”和yajun说 “存在就是合理”是比较准确的,不过这句话在上文的对话中有出现过,就在Cervantes讲出那段长独白之前,
THE DUKE说了一句话
A man must come to terms with life as it is!
我之所以后来把最后一句改成“莫过于接受现实,而不去想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原因就是想要跟这句话对应。当然,最后也许还要看这句话要怎么翻。我对自己这个翻译其实也不太满意。我这里说的,只是一个翻译整体性的问题。(所以,单抽一段出来翻译,是不是还要介绍一下上下文背景比较好?)

最后,我居然把前面一段也翻出来了,最后又改了一点,我真是闲啊……(当然其实前面也还有,不过这里意思应该完整了)
THE DUKE
( With tolerant contempt)
This La Mancha–what is it like?
这个拉曼查,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THE GOVERNOR
An empty place. Great wide plains.
空空荡荡的,是个很大的平原。
PRISONER
A desert.
是个沙漠
THS GOVERNOR
A wasteland.
不毛之地
THE DUKE
Which apparently grows lunatics.
显然,这种地方盛产疯子
CERVANTES
I would say, rather… men of illusion.
我想,我会用这个词,充满幻想的人
THE DUKE
Much the same. Why are you poets so fascinated with madmen?
其实都一样。为什么你们这些诗人都那么喜欢疯子?
CERVANTES
I suppose… we hare much m common¡£
我想,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
THB DUKE
You both turn your backs on life.
你们都闭上眼睛,不去看现实的生活
CERVANTES
We both select from life what pleases us.
我们都是在选择我们所喜欢的生活
THE DUKE
A man must come to terms with life as it is!
但一个人是必须接受现实的!

CERVANTSS
I have lived nearly fifty years, and I have seen life as it is. Pain, misery, hunger … cruelty beyond belief. I have heard the singing from taverns and the moans from bundles of filth on the streets. I have been a soldier and seen my comrades fall in battle … or die more slowly under the lash in Africa. I have held them in my arms at the final moment, These were men who saw life as it is, yet they died despairing. No glory, no gallant last words … only their eyes filled with confusion, whimpering the question; “Why?” I do not think they asked why they were dying, but why they had lived.
我已经差不多50岁了,我知道什么叫做现实,痛苦,悲惨,饥饿……你无法相信那是多么残酷。我听过人们在简陋的小酒馆里唱歌,在肮脏的街头痛苦地呻吟,我曾经当过兵,亲眼看到自己的同袍战死沙场,或者,在非洲受尽折磨,慢慢地死去,在他们临死前,我把他们抱在怀里,这些人已经接受现实了,但是,他们却在绝望中死去,没有尊严与荣耀,没有豪迈的遗言,他们的眼中充满疑惑,他们呜咽着问出这个问题“为什么?”我知道,他们不是在问他们为什么要死,而是在问他们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
When life itself seems lunatic, who knows where madness lies? Perhaps to be too practical is madness. To surrender dreams–this may be madness. To seek treasure where there is only trash. Too much sanity may be madness. And maddest of all, to see life as it is and not as it should be.
如果生活本身已经是这么荒谬,那么谁能知道什么才是疯狂?也许过于实际就是疯狂;也许放弃梦想就是疯狂;也许在只有垃圾的地方寻找珍宝就是疯狂;又也许,过于清醒才是疯狂。而最疯狂的,莫过于接受现实,而不去想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

其实我也同意yajun关于“疯狂”这个词的意见,但是说“发疯”又觉得有一点点怪……

再读N遍之后,居然觉得把“疯狂”换成“发疯”其实也挺好的。

后现代Chess——Chess 2010 ~2011 UK tour

分两次看完了这个视频,可能是看之前期望值比较高,看了之后反而有一点点失望,尤其是第一幕,不过第二幕倒是感觉挺好,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这个巡演版情节基本上跟OLC是一样的,但是跟OLC的八十年代偏写实风格不一样的是,风格很后现代,有不少别出心裁的设计,不过,可能是因为我比较传统,我还是比较喜欢OLC的演绎。

昨天又把那个巨模糊的OLC视频翻出来看了一下,OLC的舞台算是比较传统的,巡演版就非常抽象和简约,基本上就是舞台画成一个棋盘,大部分时候上面就是一张简单的桌子,比赛的时候就是一桌二椅的格局。巡演的舞台背后同样也有大屏幕,感觉这个大屏幕比OLC的有用一点,尤其是采访的段落,放大了媒体的夸张与荒谬。

巡演版比较特别的地方,就是演员同时也是乐队,似乎除了Anatoly、Florence和Svetlana之外,每个人都演奏过某种乐器(Walter跟Molokov好像也没有,但记不清了),这种方式近来似乎比较时兴,不过我觉得在Chess里面效果不是十分好,没有什么必要,而且让人很抽离剧情。当然,也许这个制作的本意就是要制造一种间离效果,在其他地方也表现得挺明显的,比如很多场景都会以象征或者抽象的方式表现,例如1956 Budapest is rising那段,只是背景象征性地出现了一些士兵,还有就是Florence vs. Molokov,表现为一场拳击比赛。倒是棋子表现得有点写实,比如马就真的是一匹马的形象。Story of Chess跟第一场棋赛的时候,就是Ensemble表现模拟的棋子在棋盘上厮杀,但是效果很囧,因为Ensemble同时也兼任乐队,应该就不是专业舞蹈演员,身材比较那啥(想象一下两匹壮“马”隔空互殴),服装也是长袍、制服为主,跳起舞来很难舒展。相比起来,OLC的两段舞蹈虽然只是影影绰绰,但感觉极具美感。

这个版本还有一些地方的后现代意味比较重,比如皮革大衣,制服,Arbiter浓重的Rock味道,还有,Florence跟Freddie、Anatoly在舞台上的调情(已经不能单纯叫调情了,几乎连儿童不宜的情节都出来了),现在是不是什么戏都要在舞台上卖弄一下性感啊,否则观众就觉得你意念落后了?至少我觉得Florence跟Freddie、Anatoly那些动作没什么太大的必要。不过下半场这些元素消去了不少,就是比较平淡地把故事表达出来,反而我觉得效果还不错。

说到几个主要角色,我不是很喜欢这个版本的Anatoly,一是感觉有点rock,以致跟Freddie有点像,二是感觉很弱,也许是因为Tommy Körberg的影响,我一直都觉得,Anatoly应该是他那样的,偏一点点美声,关键是要强势,像这一位,Where I Want to Be唱得犹犹豫豫,到End Game那里,被两个女人步步紧逼,倒在地上痛苦不堪(这段让我感觉好像2000年JCS里面的Gethsemane),我都不知道在这种状态下,他最后怎么可能会赢。7h说这个人物本来就是有点优柔寡断,我倒不觉得,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而且在跟Freddie在Temple里那段Talking Chess之后,难道还这么挣扎么。

这版的Florence超强势,在跟所有人的对飚里似乎都压倒对方,但是最后跟Anatoly分手的时候显得那么痛苦我又有点不理解。

倒是Freddie我还蛮喜欢的,也许是我对Freddie要求不高,Rock一点,有点Bad Boy味道,Pity the Child唱得让人同情就OK

总体来说,这个巡演版很有心思,想法其实也很符合21世纪的潮流,不过就是我比较怀旧,所以诸多挑剔而已。而且我真的是觉得OLC里面的舞蹈段落都非常赞,虽然有些地方似乎是为舞蹈而舞蹈,但是效果相当漂亮。

星海音乐学院音乐剧选段荟萃

订完票几乎马上就后悔了……不过一票既出,死马都难追,没理由放人飞机,于是还是去了。临行之前,知道昨天今天和她的朋友也去,于是开场之前碰了个头,聊了一小会儿。

其实就是星海音乐学院流行音乐学系的学生演出,并不完全是音乐剧选段,还有一些其他的流行作品。现在搞音乐剧是不是比较潮啊,个个都来拿音乐剧做卖点……

也许是年纪大了比较宽容,又也许是因为对学生作品比较宽容,总之,换作是歌剧学会把音乐剧选段部分演成这样我一定会吐槽至死的,不过鉴于是学生表演,也就这样吧,反正就是一正常学生演出的水平,虽然他们算是专业的,但再鉴于很多正式专业团体的演出水平也不怎么样,为什么对学生求全责备呢?

大部分的槽点都在微博上吐过了,那些话说过就算,这里说一些其他的。要知道演出详情可以看7h的review

流行音乐学系的学生流行乐专业水平还是很不错的,开场几首非音乐剧的流行风的作品都挺像样子,音乐剧部分Mamma Mia的Dancing Queen还不错,Fame选段“努力工作”应该是所有音乐剧选段中最好的。看了这个之后,我忽然挺想看一下A Chorus Line汉化的,这个戏应该挺安全的吧,就是怕找不到那么多好的舞蹈演员。

但表演的环节就确实不太行,这个虽然其实也不太怪得学生,本身作为流行音乐专业,他们可能也就没有多少这方面的训练,另外,从编排看,他们对几个音乐剧剧情、内涵的理解也不太深,比如7h吐槽的音乐之声选曲、Memory接群猫舞会,又比如我老人家深恶痛绝的衣冠楚楚的上流酒会配Master of the House,上次歌剧学会的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但我觉得这个是导演的问题,说白了就是指导老师的问题。其实音乐剧真的是太综合的艺术,不是会唱个歌就可以搞好的。

——————————————大乡里的分界线————————————————

星海最烦恼的地方就是交通不方便,最后一散场我就想往外冲,选了个最不适当的时机站起来,还被某人耻笑了一下。

坐上了B21出岛,第一次坐BRT,在体育中心下车的时候非常茫然,几乎走错方向,幸好走几步之后往外面一望,看到地铁指示,果断掉头往后走,下了隧道还是心慌慌,跟着一个又一个指示走,路远得想死,不过上地铁之后算算时间,应该还是可以赶得上,最后应该是上到了倒数第二班广佛地铁。算一下时间,只要演出在10点钟结束,都能相当保险地赶上末班车,在10点10分结束的话就要看rp……

搭一号线的时候刚好坐的是第一节车厢,原来广州地铁列车跟广佛地铁列车不同,在车厢里看不到驾驶室,而广佛线列车与车头连通的门上有块透明版,可以看到驾驶室。来的时候一路偷窥着司机哥哥开车,不知司机哥哥会不会觉得脑后凉飕飕的。原来每停一个站开车前,司机哥哥都会走出驾驶室,看看车后面没有什么情况才开车。

蝴蝶是自由的

某人看这个是要重温十年前的旧梦,我纯粹出于好奇,虽然裸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戏当初被宣传得很劲,不过因为没看过,也便去看看。

感觉很平淡,几乎都不想review了。很惊奇这个戏竟然是Broadway戏改编的,后来还拍了电影,原版就叫Butterflies are Free,所以,当年香港用“蝴蝶春情”的名字倒是噱头了。八卦资料的时候看到说这个戏得过Tony奖,把我吓了一跳,再维基了一下才发现是表演奖。

某人说不知这个戏有什么大看头,演过话剧还不够,还要去拍个电影,我开玩笑说,是不是中文版给改浅薄了,虽然是玩笑,但剧本本身其实底子不算差,虽然主题比较老土,而且事情放到现在这个社会,似乎确实也没当初的话题性了,不过,主题或者故事是否老土其实并不重要,说到底,说是人生百态,但来来去去不也都是那些屁事,遇上高手,就是名著,遇上个庸才,就是无聊狗血剧。像这种青年人追求个性自由、摆脱束缚的戏,无论在哪个年代,都总会吸引一些做着微末梦想的文艺青年的。

我不知道原版到底怎样,但现在这个中文版本的确很平淡,剧本和演员两方面的问题大概都有。
一是人物前后性格转变太突兀了,三个主要人物都是这样,当然,我明白剧本的意图,每个人都有其性格的两面,男主的勇敢自如背后,是面对复杂世界的恐惧,因而遇到打击会颓唐,男主的妈妈是爱孩子的,只不过用错了方法,变成了一个控制欲极强的“巫婆”,女主一方面随心而行,但又害怕爱情所带来的责任。只不过,这些性格的两面完全没有过渡与铺垫,结果就好像非常分裂一样。
其次是太多无谓的为搞笑而搞笑的台词了,本来可以深入挖掘的性格复杂性,就在这些话痨的笑话中消失殆尽。虽然现场效果似乎很好,但笑过之后又剩下什么呢。好的笑话,挑战的是禁忌与权威,揭开的是严肃背后的荒谬,鲁迅说,喜剧是“把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但他的真正意思,是撕破某样东西的堂皇外表,让你看到它无价值的一面,撕一个大家都知道无价值的东西有什么意思?只是反映作者的媚俗与胆怯。
当然,人物的性格分裂可能与表演也有些关系,演妈妈的演员普通话非常不熟练,问题不在于音准,而是不流利,我感觉她的演技并不差,但是语言真的是一层障碍,流畅表达尚且有问题,又何来演出人物的复杂性呢——不过,我也因此明白用非母语表演的演员的艰难了。焦媛开头其实演得有点造作,有点故意装嫩的感觉,后面好一些。男主还行,尚算自然,但也就是尚算自然而已。至于那位导演,这个人物本身就像是个走过场的,非常面谱化,表演也就无从谈起了。

唯一我觉得还不错的,就是那首主题曲,开头还是让我对这个戏有挺不错的期待的,可惜也就是仅此而已了,后来八卦了一下,原版主题曲的作者居然是Stephen Schwartz爷爷(Wicked的作者)……不过某人觉得主题曲风格不像欧美音乐,倒是像90年代的普通流行曲,想想也是。

其实我不知道是我要求太高还是观众太容易满足,上次的“我爱你”也好,这次的“蝴蝶是自由的”也好,观众的反应都很欢乐,这次甚至有点太夸张了,有些观众笑得让我怀疑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某人说,广州的观众需要更多的观演,来增长见识。但是广州对戏剧演出似乎一直很冷淡,没有好票房,就没法吸引真正的好戏剧、好剧团来演出,于是就又越来越没有见识……真的好悲哀。

PS:不知怎么老是想把女主跟卡门比较,卡门真是把那种追求自由的女子写到极致了,跟卡门一比,这些所谓追求自由的文艺青年们,真的就不过是蝴蝶,柔弱而虚幻。

PPS:走的时候在区庄坐地铁,看到一个气质很好的MM,跟她的朋友在说,我算过时间,这个时候出来应该能赶得上末班车云云,觉得她很可能也是从佛山过来的,果然后来在广佛线上也看到她,那时她一个人,捧着一本书在看。

Finale

想起来这个翻译没有在blog里贴过,不加密码了。

yajun同学唱了个demo:点这里

Finale
终曲

Chorus: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你可听到这歌声?
Lost in the valley of the night?
在黑夜的迷谷中飘荡?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这是追寻光明的人民
Who areclimbing to the light.
音乐在心中回响。
For thewretched of the earth
那一点不灭火光,
There is aflame that never dies.
把悲惨世界照~亮。/把悲惨的世界照亮(这一句我觉得减了字会好唱些)
Even the darkest night will end
浓重黑暗终将消散
And the sunwill rise.
曙光在前方。/迎来朝~阳(这里的英文歌词与Dyhtps是不一样的,但我觉得保留原来的也OK,备选一下)

They will live again in freedom
他们将自由地重生
In the garden of the Lord.
在上帝的花园中
They will walk behind the plough-share,
他们将努力耕种,/他们播下爱的梦
They will put away the sword.
他们将远离刀锋。/把和平之声传诵
The chain willbe broken
永远摆脱旧枷锁,/把旧枷锁永摆脱
And all menwill have their reward.
全世界同享光荣。
(前面的比较直译,后一种选择比较意译,但我自己还挺喜欢的)

Will you joinin our crusade?
勇敢的人你可愿?
Who will bestrong and stand with me?
为这份信念肩并肩?
Somewherebeyond the barricade
穿越这场时代风暴/在这街垒的那一边/穿越这片战火硝烟(我感觉是“战火硝烟”最好唱,但是意象似乎不是很好)
Is there aworld you long to see?
光明的未来可望见?(原先我用的是“和平”的未来,与“风暴/硝烟”的意象对应,不过后来觉得指向有点狭窄,放在finale里面不是很全面,但用“光明”其实也跟前面的追求光明有重复)
Do you hearthe people sing?
你可听到这歌声?
Say, do youhear the distant drums?
听鼓声在远方回响。
It is thefuture that they bring
未来与新希望同在,
When tomorrow comes!
曙光在前方
(repeat)

一个时代的终结——Jerry Sloan辞职

这是今天最令人震惊的消息,Jerry Sloan竟然辞·职·了

而助理教练Phil Johnson也与他共同进退,同时宣布辞职。

谁是谁非我也不想再说,早就想到老爷子会有离开盐湖城的一天,只是没有想到是以这样一个方式而已。其实这不是最坏的结局,当然,最好的结局是,某个赛季结束的时候,Jerry宣布荣休。但现在这也不坏,毕竟是他自己采取主动,非常Sloan式Hard nose的风格,就像球场上吃T、下场一样。

盐湖城会习惯没有Sloan在场边咆哮的日子的,就像他们习惯了没有John Stockton,没有Karl Malone,习惯了三角中心变成能量解决中心,习惯了场边没有了Larry Miller。联盟也会习惯没有Sloan的日子的,也许他们早就习惯了,Jerry Sloan早就与联盟格格不入,一个20年如一日留在一支球队的教练,一个崇尚最简单老派的挡拆配合的教练,一个崇尚整体与体系更甚于球星的教练,早就不属于这个时代,Jerry Sloan的突然离开,只是标志着一个时代的最后终结。我们的年代,上空漂浮着这几个大字——轻率浮躁、自我中心。